宅男电影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夜莺的哭声》是一部澳洲剧情惊悚电影,由珍妮佛肯特执导,艾琳佛朗西丝、山姆克莱弗林、贝嘉利嘉南拔主演,故事讲述在1825年的澳洲,克莱尔多年来过着服侍残暴英国中尉霍金斯的奴隶生活,虽然已经达到重返自由的刑期,但霍金斯非但没有答应她想离开的请求,反而用残暴的手段对待她所珍爱的家人,使得伤心欲绝的克莱尔决心要追杀这群士兵,不计一切代价为挚爱复仇。

澳洲女导演珍妮佛肯特在处女作《鬼敲门》以探讨着人们经历创伤后形成的内心黑暗面大放异彩之后,新片《夜莺的哭声》则没有那么多透过气氛铺陈所累积的恐怖桥段,反而转为以瞬间爆发的残酷画面带给观众强烈心灵冲击,利用声音与影像的相辅相成,制造兼具写实、暴力与压抑并存的场面,借此呈现出当时身处其中的角色对现实生活感到的愤怒与绝望,《夜莺的哭声》在威尼斯影展放映会引发影评争议不是没有原因。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夜莺的哭声》有如女版的《神鬼猎人》,以剧情惊悚片的形式描述19世纪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的澳洲,在正处于开发阶段塔斯马尼雅洲,当地英国军官、士兵与罪犯(当时澳洲是英国流放罪犯开垦的殖民地)对原住民与其他弱势囚徒的欺压与胁迫,其中更有在男性作主的社会中对女性的物化与不平等对待,无论是土地的开垦掠夺、对人权的迫害,并直接呈现出性与暴力的桥段,处处都显示殖民者与男性的自大妄为,还有法治只保护特定人士的悲哀,而这情况在当时交通不便,资讯不流通的塔斯马尼雅地区也更为严重。

《夜莺的哭声》在缓慢沉重的步调穿插残忍的杀戮与性暴力,周遭那几乎让人迷失方向的森林,配上导演刻意选用4:3的画面来呈现,其中整体氛围所带出的密闭窒息感,正好就对应片中角色受到强权压迫,虽然在无法忍受之下引爆,但最终脚踏广阔土地却还是找不到自由与栖身之地,我想正是《夜莺的哭声》所要呈现的故事悲剧。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实在难想以像《夜莺的哭声》是导演珍妮佛肯特根据家乡澳洲的真实历史所改编而成,电影看似以复仇为故事基底,但实则是「夜莺」与「黑鸟」两位受害者对暴力与现实提出最强力的控诉,片中不仅真实呈现出当代建立在权力阶层与暴力胁迫上的丑陋人性,随着故事进展,导演诸多对现实状况的描写也带出身处殖民时期那根深蒂固的体制下,底层社会难以翻身、生命随意被践踏的痛苦与无奈。

我个人非常喜欢《夜莺的哭声》对角色心境的描写,有别于其他像是《追杀比尔》、《我唾弃你的坟墓》、《血薄荷》、《毁灭者》这种典型要把所有男生杀光的女性复仇故事,《夜莺的哭声》反而更复杂且更为多变,以女主角克莱尔被英国军官残忍对待为开端,从委曲求全的脆弱转为痛苦愤怒,到誓死要报仇的坚强,却又无法面对心中挥之不去的幻觉阴影,最后濒临崩溃的多层次角色心境转变,其中怒火与悲伤共存的两难,还有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走下去的处境,都不禁让人敬佩导演细腻的安排与女主角艾琳佛朗西丝高明的演技表现。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或许我们不能否认《夜莺的哭声》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政治隐喻,但即便如此,弱者必须摇尾乞怜来寻求强者的保护,在当年也是如此让人难过,却又无法否认的血淋淋事实。我们在《夜莺的哭声》中看到的就是标准食物链的阶层关系,将军、军官、士兵、平民、奴隶、原住民,一层一层的往下排,在每个人都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底层社会也不用妄想能在正当管道中找到出路,这正是弱肉强食的真实写照。

《夜莺的哭声》在电影前段花了很长篇幅告诉我们:「为了击倒怪物,我们必须先成为怪物。」但就如同小绵羊永远只会是小绵羊,就算你把她毛皮扒光,为她装上能够伤人的犄角也无法改变她善良的本质,使得克莱尔最终还是没能精准地开下那关键的一枪。饰演当地原住民比利的新锐演员贝嘉利嘉南拔在《夜莺的哭声》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不仅使原本为「受害者」的克莱尔成为跟那些英国士兵一样的「加害者」,透过路途上被吊死的原住民、被人焚烧的农舍,还有等所见所闻,更让电影不再只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而是处于更为复杂,介于「受害与加害」所造成两种创伤的矛盾状态。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然而比利就与克莱尔不同,在电影开头他似乎已经接受自己命运,清楚这残酷社会的生存之道,但随着剧情的发展,看见克莱尔内心的坚持、脆弱,还有她所受到的对待,两人互相影响、互相改变,最终在听闻自己族人被杀害后引爆,这不禁让我想到《赛德克巴莱》那些无法忍受总督专制暴行而最终「出草」的赛德克族人。因此跟原住民比利相比,与其说克莱尔最后的表现是「软弱」,倒不如说她天生就不是好莱坞的英雄角色,就跟我们一般人一样无法在理智状态朝着另一个人扣下板机,最终我们该批判的并不是她的无所作为,而是无能的法治、这些该死的军官与殖民主义。

整体而言,虽然《夜莺的哭声》没有如我们预期那么具有「娱乐性」,国外影评口中的「恐怖到难以下咽」指的或许也不是克莱尔报仇会有多么凶残的屠杀场面,而是在于电影前段那不忍直视的强暴戏码,其中混杂着婴儿哭闹、丈夫怒吼与女性尖叫声几乎要让人崩溃,不过即便如此,电影本身所要探讨的主题清楚明确,片中英国军人的种种恶行恶状、多次两方对峙给观众带来的压迫感,再加上克莱尔与比利最后以暴力收尾不但没有如释负重,反而走上一条更黑暗道路的结局,看着那迷茫的眼神,尽管成功报仇那又如何呢?

《夜莺的哭声》一场没有赢家的现实对决

(0)

本文由 宅男先生 作者:宅男先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宅男先生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