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频道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以下涉及严重据透,请斟酌观看)

所谓的善是什么?恶是什么?如何界定又或者由谁而订?这些问题会在你观看《小丑》时不断思考。这部电影是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超级英雄起源电影,是一个极其怪异且痛苦的存在。然而!它才让人真正感受到了小丑这个角色的魅力。没有化​​学池、没有漏电意外、没有蝙蝠装义警,更没有所谓的希望。这部剧中充满绝望、充满恶意、充满对现实的不满与宣泄、甚至是妄想破灭的那一瞬间的喀擦声,都是如此清晰动人。我认为看这部剧时就像在台上讲述自己的忧郁症经验给那些毛还未长齐的受精卵们一样。你会紧张、害怕被当成怪胎;你会愤怒、感慨为何这些人不懂你;最终,你会理解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病。或许吃七种药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你所谓的妄想被人一刀捅破之时,那声啪叽!才是最可怕的。我把小丑分成三幕剧来讲,当然不是你在艺术史上学的三幕剧,我仅仅是想用这词罢了。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一,现实生活之苦:小丑是一名不成功的单口脱口秀演员,他有着不自觉就大笑的毛病。然而,就是代表着欢笑的他在第一幕的第一个镜头下却在哭泣。他知道,这世界上没人想看伤心的小丑,于是努力让自己笑,笑到成为疯子为止,这种极端状况是种典型的心理问题。不知道各位是否有这种经验,当你痛苦到极致时,是不会哭出来的,反倒会狂笑​​,不断地笑、笑到你忘记痛苦为止。

人类最悲痛的表情不是眼泪也不是白发,更不是眉心的皱纹。最苦恼的场合,人会默默微笑。-太宰治《狂言之神》

所谓的现实生活是很苦的,小丑亚瑟.佛莱克是个相当失败的屌丝,他梦想成为喜剧演员却不成功,就连路边的小混混也可以抢走他的板子并且羞辱他一顿。为什么呢?因为这就是纯粹的恶意,人的原罪是无法抵挡的。所谓的人会不断攻击比自己更低下的存在,直到他们死光为止。勒内.吉拉尔:人类无法拒绝暴力,我们只能把暴力集中在一个地方,所有人针对一个人施暴,就会造就一个神圣的牺牲者,世界也因此得以维持正常的秩序。亚瑟即为那个神圣的存在。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即便小名叫做快乐,但他一点也不快乐,甚至还得接受心理辅导。藉由他口骂出了许多病友们常在思索的事:医生究竟是不是真的关心我?还是只是例行公事?亚瑟大骂道:你只会问我心情如何?跟上周有何差别?又或者工作上遇到什么事?真有人关心他吗?抑或者从一开始大家就只把他当作笑话看待?就好比那老板从没认真听过他讲话,当亚瑟穿越廊道进入老板办公室时,笑容瞬间消失、变得严肃了起来。这时,你不禁会开始思考这人到底有没有病。

他在笑话笔记中写道:我希望我的死亡比我的人生更值得。这句话是许多病友们的写照。有很多病友们认为死亡才是解脱,而他们的死是神圣的并且会造成一种宣示性的效果。他们的死在警告众人这社会病了、需要立即治疗,不然会出现更多的死亡。就像癌细胞一样,从社会底层开始扩散、腐败。然而,所谓的权力、医疗能力都属上层所有,上层根本不可能遇到底层居民会遇到的鸟事,所以当然会造成对立。就连片头一开始的垃圾问题,也没有个人想想办法,直到片尾这问题依然无解。

 

在经过被好友欺骗后以及在儿童病院持枪事件后,亚瑟进入了真实的绝望当中,这是一种面对真相后的痛苦。真相就是他不适合当喜剧演员、讲笑话,甚至连快乐地活着都不行。那种感觉就像似被人掐住勃颈一般,无法呼吸的同时却发现掐住自己的是自己的双手。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二,烟硝慢起的黎明:当亚瑟开枪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在这部剧中,杀人与独舞似乎脱不了关系。第一次用枪时,亚瑟在自己房内独舞并且想像有人作陪,当他说道谁不会跳舞时,将枪指向了「他」。这个「他」代表了他自己的本我,他想要摧毁的不是体制而是自己的人生。当他在地铁上大笑时,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阴错阳差,总之他拯救了那名被骚扰的女性。三名人渣转而向亚瑟进攻。当然,面对开始找到自我力量的亚瑟而言,这三个配菜刚刚好能成为练手的目标。他开枪打死了这三名所谓的社会菁英并且未感内疚。这里他说道:一个疯子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知道他没有病。

 

汤玛士.韦恩对自己员工的死表示哀悼,虽不认识他们却把他们当作家人一般,亚瑟听到这谎言不禁大笑、嘲弄到这社会实在有病、需要改变。汤玛士.韦恩还提到这些孬种只敢躲在面具下,是个不敢面对社会的小丑。究竟是谁不敢面对社会?上层的菁英?还是苦力的蓝领阶级?上层的菁英只要躲在自家庄园内就有无数财富进贡,下层阶级就算忙了一天一夜也只有一顿温饱。所以到底是谁不敢面对社会?

或许用大笑来比喻难过很夸张,但各位只要把笑想成哭即可。你们不常见有人时常在笑,但时常在哭的呢?或许有几个吧,亚瑟就是其中之一。但他身为小丑,被强加了只能笑不准哭的枷锁。他被束缚着,每一声大笑都是痛苦,而更悲惨的是没人在意。如果是女人、小孩、老人的话,他们的沮丧或许会引起同情与关注。但中年男子?哈哈,不,别开玩笑了,给我振作起来之类的狗屁倒灶言论就会不断出现。这是这世界一时半会也解不开的传统问题。

还记得亚瑟第一次上莫瑞.法兰克的秀的时候吗?他是个被请上台的观众,莫瑞偷偷告诉他就是因为有他这种孩子,他才有动力做喜剧下去。然而,第二次见面呢?仅仅是想要嘲弄一番亚瑟的可悲脱口秀罢了。每个人都有暗地里努力的时候,他们的丑态不希望别人看见,这是很丢脸、尴尬的。然而,亚瑟却把它当成机会,一个叫醒全社会底层大众的机会。他不想成为象征,他只想当第一发的星火,燃烧整片大地。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三,毒的延伸:真相如病毒般肆意增长,每个人仿佛都中毒了。人人皆是小丑、小丑即为社会底层的反扑号角。当他知道母亲的真相、童年的真相、幻想女友的真相之时,他笑了,不同既往,是种带着哭音的笑法。他得出来的结论就是杀了那些人,杀了母亲、杀了好友、杀了崇拜对象,最后在真正意义上扼杀了自己。他早已不在乎腥膻色笑话是否比自己的黑色幽默好笑、又或者汤玛士.韦恩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以及人生究竟是喜剧还是悲剧。他抛弃了这些,成为了小丑(Joker)。他的笑声最终成为历代小丑中最沙哑而富有磁性的。

最后,他被问到心中的笑话是什么?他只回答你不会懂的。片中穿插着韦恩一家在犯罪巷被枪杀的画面,他心中的笑话就是又有一场无聊的悲剧(喜剧)在这部电影中诞生了。又一个蝙蝠侠、又一个重启、又一个丧父丧母之痛、又一个害怕蝙蝠而以此为代号的男人、又一个班.艾弗列克,并且又一个小丑。

最终,他踏着独舞离开了诊疗室,之前还不忘杀了主治医生。

美国电影《小丑 Joker》我么可以不必再伪装

(1)

本文由 宅男先生 作者:宅男先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宅男先生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