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频道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破处》是一部2020上映台湾公路喜剧电影,由林立书执导,演员吴肇轩、杨懿轩、郭文颐、曾珮瑜、睦媄主演,剧情讲述神器和阿烈两人是学校里形影不离的最佳拍档,整天尽胡闹恶搞些白烂事。于是在神器十八岁生日当天,好兄弟兼网红的阿烈为了要帮神器破处,便在网路直播上征求熟女姐姐来转大人,然而在这过程闹出人命的突发意外,也让兄弟俩连夜踏上逃亡的旅程。

这绝对不会是我的青春
青少年对性的好奇一直都是美国YA 片时常选择的题材,就像我们最熟悉的性喜剧《美国派》透过浓厚的青春气息与校园中即将长大的青少年角度,探索性这个对他们来说神秘且充满吸引力的未知领域,在角色不成熟行为与生动活泼的氛围下给观众带来爆笑有趣的体验,而这次入围台北电影节国际新导演竞赛的《破处》以转大人作为故事启发,让两位主角因为试图「破处」而搞出许多原本意想不到的荒谬事件,某种程度也属于这类型电影的范畴。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破处电影好看吗?
把学生时期的校园爱恋、男孩的兄弟情谊拿来跟人们较少触碰的「性」互相结合,电影《破处》融入时下最流行的网路直播,透过青少年对性的追求向往,以及青春期的热血与相对单纯且不成熟的思想,在意外闯祸后上演一场充满荒诞行径的公路旅行,在片中许多脏话、裸露画面与限制级的分级之下,正面挑战性这个在父母多半选择避而不谈,不过却对青少年非常重要且可能对他们往后价值观有深远影响的话题,《破处》编导勇敢的尝试值得我们给予肯定。

没想到原本被请来帮神器「破处」的万德莲姐姐,还没用全套服务带人体会海水般深深的蓝,就因为吸了毒而突然在房里暴毙,不想年纪轻轻就背负刑责的神器和阿烈,便找来时常收看阿烈直播的忠实粉丝西施,希望用她厢型车展开神不知鬼不觉的弃尸计画。因此《破处》这种有如《女狼嗨到趴》、《江湖无难事》的荒谬离奇走向,不仅藉由车里那具尸体引发许多不可预期的意外,从杂货店、加油站、借住宫庙到最终抵达预定要弃尸的海滩,过程中神器、阿烈与西施三人开始产生许多矛盾冲突,也让电影的黑色公路喜剧形式有更多的变化。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我喜欢《破处》电影的最前段部分,通过神器和阿烈两位性格大胆鲜明的男孩围绕着「破处与成年礼」这个明确主题,在剧情的快节奏推进之下,通过大量手机直播软体画面与背景里逗趣的图案动画,让观众非常自然地抛下一切外在束缚,跟随故事进入男孩充满缤纷想像与贺尔蒙的脑内世界,感受那股专属于青春、混杂着热血与激情的躁动。然而就如同汽车旅馆的那场意外打乱了两人的计画,《破处》整部电影似乎也逐渐朝着比较奇怪的方向前进。

不可否认,《破处》选择这样题材与剧情走向没什么毛病,导演以角色之间的兄弟情作为主轴,看着他们两人的性格差异,会走向各奔东西的结局可想而知,然而缺乏经营的角色心境转变与情节铺陈的合理性,像是其中神器因为阿烈与西施在尸体旁边做爱而跟他发生争吵,却不符合他们一路上不断开着玩笑的态度,这类从我们角度看来很像是导演想到什么就直接硬塞给观众的安排,也导致《破处》最终呈现成果有很大的问题。

或许你会觉得看《破处》这种电影为什么要这么认真?但我必须回答认真的不是我,而是编导他们自己。 《破处》完全为我们展示如果把一部黑色喜剧突然转换成剧情片来拍会变得多么诡异,电影一下荒谬地胡闹搞笑,一下又认真地想讲故事,甚至演员也变得严肃起来,整体快慢混乱不一的节奏与角色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冲突,不仅给观众带来满脑子的问号,也不禁让我产生《破处》这部电影是否有个根本的核心,又或者只是拍来自爽的怀疑。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一般来说,我们不应该把法律约束与自身的道德标准套用在一部「黑色喜剧」之中,创作者也顶多就让坏蛋走向罪有应得的结局,不会试图去刻意追求政治正确、讲述符合社会价值观的大道理。因此若是片中出现比较敏感的玩笑,由于观众都知道电影并没有恶意,自然只会把它当成是个稀松平常且无伤大雅的博君一笑,就像在《腰间持枪》与《江湖无难事》中,我们也不会认真去质疑这些具有道德瑕疵主角行为的正当性。只不过如果这是一部剧情片的话,整个情况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破处电影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到头来,《破处》最大缺陷还是在于导演想做得太多,使得电影跳脱了原本黑色喜剧与青春电影的范畴,不仅逼迫观众以道德层面来检视这部作品,也导致整个故事变得极为虚假做作。虽然一部作品想要追求政治正确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创作本来就是一种表达思想的方式,但如果过度强硬刻意导致整个故事逻辑崩坏,就像是让阿烈跟西施发生关系,或者结局安排死亡的万德莲突然游向广阔海洋,这种毫无来由、只为了告诉我们厚片女孩及性工作者也有追求幸福与自由权利的剧情发展,更不用说西施自杀的前后不一,最终只会受到观众的鄙视与厌恶。

就我而言,综观《破处》全片的故事架构,其中不仅没有想讲述女性议题的意思,甚至整部电影关于「破处」的出发点还是建立在神器「硬上」女友蕉蕉不成才跟死党阿烈决定花钱嫖妓,满足什么「男人元阳必须在十八岁当天射掉」的狗屁思维之上。难道这不就已经是私自用「转大人」在女性身上铐上枷锁?并且透露出深藏在作品核心这种「交女朋友就是为了打炮」、「男生只要没有在十八岁当天破处都是女朋友的错」的渣男价值观吗?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破处电影结局的安排
因此从一位观众的角度,《破处》为两位女性安排如此结局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编导在写完剧本之后,经过旁人提醒其中对女性根本的不尊重惊觉大事不妙,为了让整部电影看起来「正确一点」才硬加的桥段。然而就如同神器在蕉蕉不给之后就选择无视信息,这些拙劣突兀的编排不光无法掩盖这些歧视,反而还达到反效果,让观众更加注意到它们背后的用意。

所以就算《破处》整部电影为了弃尸绕这么一大圈,最终在精美的水底摄影下收尾,但这表面看似性工作者从猝死的悲惨人生中寻得自由的象征性结局,背后实际情况又是如何?那位苦苦等候妈妈回家​​的孩子内心又作何感想?面对突然找不到母亲,连她是生是死都无从得知的情况,是否会认为我们眼中获得自由的女性其实是个抛弃自己的母亲? 《破处》硬是把这份美好幻想加诸于万德莲这位角色身上,却完全没发现它只能在「Wonderland」适用,在某种程度上,这不也凸显了创作者对这方面思想的匮乏?

破处影评结论
整体而言,虽然《破处》有着马念先相当符合故事氛围的优质配乐,题材的选择在台湾也相当新颖,但片中许多让人难以忍受的「转台点」,加上创作者沾沾自喜地用「热血」、「转大人」来包装这有着根本问题的「破处思维」,却在映后QA 连电影的类型与定位都无法明确回答,实在让人很难理解这部片想表达的含义。但不管如何,我非常庆幸自己交了一群跟神器阿烈非常不一样的好朋友,也很高兴没有对《破处》产生任何一点共鸣,因为这绝对不是我的青春和价值观。

台湾电影《破处》是转大人的成人礼,为何让人难以认同?

 

(0)

本文由 宅男先生 作者:宅男先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