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频道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怪胎》是一部2020上映的台湾爱情喜剧电影,由廖明毅执导,演员林柏宏、谢欣颖主演,剧情讲述强迫症患者陈柏青有着必须时常洗手的严重洁癖,就在每个月固定出门的那天,遇见了跟他同病相怜的陈静,这两个在外总是穿着雨衣且有着自己独特癖好的怪胎,就这样互相吸引、发展出一尘不染的神奇关系,然而这段原本看似完美的爱情却也在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生之后面临危机。

在爱情里人人都是怪胎
强迫症(OCD)是种会让人无可避免地做出重复行为,否则内心就会产生焦虑的疾病,从小至个人的习惯动作、计较物品的摆放方式,到打扫卫生的洁癖、维持严格的生活规律,患者就算有自觉意识想导正也无法摆脱心理的束缚,因此常因为不寻常的怪异举动而被旁人侧目。然而我们视自己为「正常」,总认为这群对某件事有「莫名坚持」的人是《怪胎》,但某种程度上,过往深陷在爱情之中的我们不也时常如此?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怪胎电影评价好看吗?
虽然《怪胎》打着台湾首部全程以iPhone 拍摄的剧情长片招牌,但比起史蒂芬索德柏那部具有高度实验性,用轻便手机来捕捉演员多疑与神经质表演的《疯人院》,能看出这次《怪胎》并没有为了达成什么特别目的,反而更像是导演廖明毅对自己创作的坚持与希望做出的挑战,特地选用不一样的摄影器材,锁定在社会上跟常人不太一样的族群,在戏里戏外的相互呼应之下,拍出一部风格独特且能够深植人心的作品。

《怪胎》以会对人们身心健康造成影响的重度强迫症为主题,把故事聚焦于身为社会边缘人,但却能幸运遇见契合对象的两位主角身上,通过轻松幽默的叙事口吻,讲述出他们日常生活可能会碰到的难题,并带着我们从爱情故事角度进入强迫症患者的内心世界,让两人看似注定要永远在一起的关系,对爱情真实样貌做出相当完整的呈现。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怪胎电影的怪异与可爱
毫无疑问,《怪胎》就是今年目前为止最「可爱」的一部电影,在全片的缤纷色彩之下,角色每天睡醒便一分一秒不差地按照表订行程执行所有计画,还有深怕沾染到一点脏污,只要出门就必须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林柏宏和谢欣颖两位演员除了把强迫症那种对特定事物吹毛求疵的状态诠释得相当到位之外,两人初次见面到后续相处的过程,彼此之间碰撞出来的强烈火花,也使《怪胎》整部片让人看得心情愉悦。

我非常喜欢《怪胎》里陈柏青与陈静这对强迫症男女的互动,无论是平时引人注意的装扮、用奇怪方式互相试探、在捷运车厢中的破冰,或者之后一起打扫家里、一起到超市偷东西,这种边缘人终于在世界上找到契合对象的心情,《怪胎》都成功藉由热恋期情侣散发出来的强烈幸福感,把原本两人看似怪异突兀的行为举止化作无数个粉红泡泡,让《怪胎》成为一部相当可爱的纯爱电影。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怪胎是个爱情故事
《怪胎》藉由导演廖明毅精心设计的镜位、场景与构图,不仅在那长宽1:1 且有如《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导演魏斯安德森的对称空间,营造出强迫症患者眼中所见的完美世界,搭配整部电影充满鲜艳色彩的画面,两位角色情窦初开、随时都黏在一起的甜蜜感也让人难以抵挡。然而这表面看似相处融洽的天生一对,终究也必须面临每段关系都无可避免的考验。

实在难以用简单文字来完整表达我对《怪胎》的喜爱,就因为谢欣颖的陈静诠释得太可爱,整部电影从前段甜蜜可爱到后段男方强迫症消失的剧情转折,两者所带来的反差才会变得如此强烈。就如同相爱的时候缺点都变成优点,不爱却连优点也让人无法忍受,强迫症能让《怪胎》两位主角在都市人群中遇见彼此,但同样也能让他们从形影不离的关系逐渐走向形同陌路的结局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怪胎电影剧情的核心主题
在感情中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怪胎」,我们都知道要在世界上找到一个跟自己相似契合的人是如此困难,也因为一段感情的基础都是建立在两人共通的与众不同之上,才都会这么害怕改变,尽力去维持两人的「怪异」与「特别」。 《怪胎》能藉由强迫症不知道原因的突然出现和消失来跟两人爱情作出呼应,并让画面比例的改变把强迫症题材做出如此延伸真是让人惊艳。

从来都没有想过爱情跟强迫症原来这么相似,虽然变得正常的陈柏青终于能如愿以偿地融入社会,但这也意味着他失去跟陈静之间的连结。热恋期的我们总认为彼此会这样持续到永远,但事实上感情却是毫无根据地说变就变,《怪胎》从两人试着努力维持感情到最后逐渐崩毁,都让观众彻底感受到那句:「一切都不会改变。」的承诺,实际上是多么脆弱且不堪一击。

怪胎电影结局的爱情省思
或许观众看到中段会对《怪胎》这样的剧情走向将要怎么收尾感到疑惑,但到了最后电影不仅让人跳脱前面甜蜜的幻想,拿下粉色滤镜看见现实社会里职场、金钱、未来规划等残酷真实的一面,也在两人感情无法继续维系的情况下,透过巧妙的剧情编排让角色调换,让没有正确解答的爱情给予观众进一步思考的空间,把《怪胎》这部电影的结局收得极具说服力。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年轻时我们总希望两人要共同前进,但如果情况真的发生改变,突然让其中一方被迫停下脚步,我们真的能够放弃向往的未来,或者去要求别人留在原地等待吗?在实践梦想的道路上是如此,对一个人的感情也是如此,就像人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而为何不爱同样也没有个能够解释的合理原因,在试图修补破碎关系时我们总会有许多问题,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要劈腿?但爱或不爱终究是道无解的习题,只有换位思考或亲身经历才能够真正体会。

怪胎影评结论
整体而言,能把别人眼中的不正常变成自己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这就是爱情最强大的力量,《怪胎》以强迫症(OCD)作为主题,表面讲述两位「怪胎」的故事,但背后呈现的其实是所有「正常人」都可能遭遇到的情况,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虽然到头来男女主角的关系已经成为导演用来描绘爱情的工具,但如同是热恋情侣总有一天要面对感情变淡的考验,该如何维持连结彼此的那个「怪」?也跟两位出门都要全副武装的主角一样,是个需要我们去超前部属的难题。

台湾爱情喜剧电影《怪胎》从怪与不怪、变与不变到爱与不爱

(0)

本文由 宅男先生 作者:宅男先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